日记200 第八章日记(16/17)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4 06:48

   朱毅仁的日记四月一日晴星期六盈,我和芯苦等了你一夜,你知道吗?接到了那一通电话后,你知道芯多痛苦伤心吗?芯在转述你的消息给我的那一刻,你可知道芯强忍着眼中泪水的表情有多难看吗?‘怡盈她去天堂了……怡盈她离开我们去天堂了……’芯就是这样对我说的,你知道吗?你知道我那一刻是什么感受吗?就像被雷电击中了一般,我的心脏都麻痹了!只觉的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能让我诉苦的了,你知道吗?你知道那种悲哀与孤独吗?小时候,我的爸爸和妈妈死了,还有叔叔和婶婶……现在轮到你了……这世界上关心我的人、我爱的人难道都会这样相续离我而去吗?我是多么的想永远守护你们而不是被你们守护,你知道吗?我渴望或许更多的知识,使我变得更加强大,强大到能保护你们……但结果呢?你还未来得及看我大学毕业,你就先……究竟是谁那么狠心?究竟是谁害了你?那个掠夺你一切的人就是昨夜约你出去的那人,对吗?要是你早听我的话……这些事情不就不会发生了吗?芯就不会那么伤心,对吗?冯渊!你这强盗!你想夺走全部属于的宝物是吗!?你不听我的警告你等着瞧好了!你害了盈,我就不会让你苟活于世太久的!※※※※※※四月三日晴星期一盈去天堂的第四天……盈,没有你在的晚餐后时段好让人好不寂寞……你知道今天我看见了什么吗?我看见司徒彦送简仪来我们家找芯。他们在车内又是亲又是抱,你觉得那简仪真会是芯的得力助手吗?她只是一个爱慕虚荣的贱人而已!今天,那贱人竟然毫不客气在你的灵台前向芯要这个要那个!我气不过给她一个耳光,结果被芯骂了一顿……盈,你看芯是不是鬼迷心窍了?盈,你在天有灵的话一定要保佑芯,千万别让芯坠入那贱人的圈套!我觉得他和司徒彦勾结,觊觎芯的财产很久了~盈,没有你的日子好难受,芯脸上在也看不见笑容了。要是你在,芯脸上一定会有笑容的※※※※※※四月七日阴星期五盈,今天是你的第七天。那个人真会假惺惺!他含着泪在你灵前哭倒了,你应该知道吧?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演技,因为他哭得使得太自然了走势图分析,简直无懈可击!还有走势图分析,那贱人和司徒彦也来了走势图分析,但他们似乎不是来吊丧的。他们一来就把芯拉到书房去了。他们根本就不安好心,口里说什么合作开设新公司什么将来必定赚大钱,我看他们别有居心才是!他们不断的催促芯签那份什么鬼合约,我看他们俩早已设下了圈套等待芯跳进去了!但愿芯不会上当……盈,芯不会上当的,对吗?盈,我好想向你诉苦啊!芯三餐都只吃几口,已经瘦了一大圈了。芯的脸色也越来越憔悴了。要是你在,芯一定不会变成这样,对吗?五月二十四日阴星期五那么久了,盈你为什么始终不托梦给我,告诉我谁是真凶呢?真的是他害了你,对吗?盈,我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。还记得小时候你给我说过的故事吗?作恶的人下了死了不仅要受十八层地狱的各种苦难,还要给恶鬼啃噬……明天,就是明天!明天我就替你将那人送到幽深的地狱去,让他被恶鬼啃噬,永世不得超生!明天之后我就要告别现在的我了……盈,你会离开这个家好一段日子。你在天有灵一定要守候着芯,千万不可让她被贱人和司徒彦给迷昏头去了!我将会以全新的我出现在芯面前,我将光明正大在他身侧自持他……我将替她把诸家的基业搞的更有声有色……我会让她幸福……盈,前阵子芯大病了一场,我很担心。最近芯常在深夜里暗自哭泣,我很害怕他支持不住,我怕他就这样倒下了要是你在,我就不会那么害怕了。五月二十六日雨星期日我终于知道谁是真凶了!我终于知道谁是真凶了!盈,你之所以会出事全都是司徒彦和简仪这一对狗男女策划的!你知道吗?要不是这一封信……要不是连同信一同寄来的那些光碟……司徒彦, 浙江快乐12开奖网我绝对不会让你活过这个月!不!我绝不让你活过今夜!简仪, 浙江快乐12开奖网站你这个贱货!你不会有好下场!盈, 江西11选5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……我一定会替芯扫除她将面对的敌人……我一定会让这对狗男女对付芯的计划得逞的!※※※※※※“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在第一封匿名信中他不提自己的名字了……原来他要守护的就是他唯一的至亲……怡芯和怡盈。”长吁了口气, 江西十一选五英五轻轻将日记簿合上了。日记的内容已给所有谜团解答了,但让英五印象深刻的却是那些泪迹。医院的餐厅内人来人往,胡警官就坐在英五的对面,只见他右手拿起了杯子喝了口咖啡,有点惋惜地说道:“可惜啊!可惜我们只能从他的日记中知道那些光碟是邮寄到他手中的……想必是司徒彦的女佣所为吧。想一想却又有些奇怪处,他究竟是怎么和那女佣取得联系的?同时他有如何在短时间内与那女佣谋划杀害司徒彦呢?而那女佣又怎么知道朱毅仁的存在的呢?”“还有……给司徒彦喂食过量止痛药的似乎不是朱毅仁。朱毅仁的身材似乎没那个人瘦……究竟那个人是谁呢?他又为什么要和朱毅仁联手杀害司徒彦呢?但想想他日记簿内记载的一切……我不得不羡慕怡芯有那么一个好表弟了。”胡警官缓缓将杯子搁在桌上,神色有些黯然。“都已经结束了,不是吗?胡警官,抓拿罪犯是你们警方的职责……可就让你多费些神了!”望着他那杯茶冒着轻烟的陈万对胡警官说,猛然发现胡警官黯然的神色不禁问道:“难道胡警官您也有弟弟?”只见胡警官不打算回答,陈万也不追问了,只是对一旁的英五道:“待会儿把该转达的转达给诸怡芯小姐,然后交还日记簿就好了!事情一完,你就回你的房去休息。”英五无奈地觑他一眼点头称是,只见胡警官蓦地站了起来便朝餐厅的路口处走去。放眼望去,只见他和那人握了握手寒暄几句后便朝这里走来。那人不就是诸怡芯吗?她身穿着白色衬衫,黑色长裙,一脸的憔悴且双眼浮肿,看来他还未能从朱毅仁死去的悲伤中走出来。“不知找我来有何贵干?”只听她隐带忧伤地一问,英五只是深吸了口气,便站了起来,对来到面前的诸怡芯抱歉道:“真对不起,打搅您了……此次找您是为了您表弟的事。”“不是已经结束了吗?”她没精神地说,脸上微带着迷惑。看他疲惫的样子,英五不忍让他站着耗费力气,于是对她做了个请坐的手势,走势图分析说道:“我们坐下来聊,好吗?您要喝茶还是咖啡?”看着她早已干裂的唇,英五暗想她应该渴了,但却见她摇了摇头道:“谢谢,不用了!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事吗?要若无事,我想我该回到灵堂去了。”闻言,英五不禁皱了皱眉对陈万道:“万,去买一杯咖啡来给诸小姐,只要半茶匙的糖就够了!”目送着陈万离座,回过头来只见她涣散的目光蓦地一亮,难以置信地望着英五。英五缓缓入座道:“诸小姐应该保重自己。要是朱毅仁先生还在的话,看到此刻的你如此憔悴,他可是会替你担忧的!你知道吗?”说着的同时,英五徐徐将搁在桌上的日记簿递给诸怡芯,言道:“这是朱毅仁先生的日记……但也应该算是您的日记了!”顿了顿,英五拿起了属于自己的茶杯,轻轻地嘬了口茶,偷眼探她脸色,接道:“在诸怡盈小姐出事之前,这日记内记载的都是您的生活作息……写得都是您喜欢的、您不喜欢、您当天的心情、您对诸怡盈小姐与朱毅仁先生的好……”看她眼中水光粼粼,温柔的目光凝视着、双手轻轻地触摸着那日记簿的样子,英五心情莫名的沉重,没来由地一叹道:“诸怡芯小姐,您还记得您和他们两位儿时玩乐的地方吗?”只见她略微一愣,旋即一脸缅怀的样子,但她的双眸却带着哀伤,或许她在想现在已经无法回到以前的快乐时光了吧?又或许她现在才猛然发现自己快把童年给忘了……英五正猜想着,陈万端着一杯冒着轻烟的咖啡走了过来并将咖啡搁在他面前,一声请后便朝英五使了一个眼色,似乎在说“我在餐厅门口等你”旋即便退开了。望着袅袅烟起的那杯咖啡,诸怡芯徐徐捧起那一杯咖啡。感受着那杯子的传入手中的暖意,诸怡芯眼角的一颗泪珠已滑落脸颊。见她喝了一口,英五觑了一旁站着的胡警官一眼,旋即问道:“您还记得您和他们一同许下的愿望吗?”诸怡芯双手蓦地一颤,杯中的咖啡已溢了出来,“这……这是毅仁要问我的话吗?这是他跳下去前要问我的话吗?”她一脸错愕,难以置信地问英五道。待见英五点头,诸怡芯整个人愣住了。“今天把您找来就是为了转达您表弟委托我问您的话,同时将他的日记簿归还给您。”深吸了口气说,沉重的感觉终于消失了,英五不禁松了口气,暗想终于帮他弥补了遗憾了。看她呆滞的样子,英五道:“我的任务终于完了!诸怡芯,请您好好保重身体,不要在让他们替您担心了。”话毕,英五朝胡警官使了个眼色便向她道声告辞,旋即同胡警官朝餐厅出口走去。“朱毅仁似乎在那两个问题中提示了他什么似的……但我不知道他究竟在提示什么……”英五皱着眉喃喃自语着,面对这个迷惑英五很快的释然自语道:“这事,就让芯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吧!我何必自寻苦恼呢?”蓦地一笑,英五朝餐厅门外的陈万点了点头道:“万,我们走吧!”同时,英五回过头来对胡警官招手道:“胡警官,我们有机会在见了!但我希望我们不会在见!因为和你碰面准没什么好事让我好过!”闻言的胡警官苦笑了笑,点头应道:“愿你的希望可以实现!再见!”※※※※※※“咦?”才进到自己病房的英五不禁迷惑地盯着病床上一个老旧的信封,指着它问道:“谁把这么老旧的信封放在我床上的?”说着,英五好奇地将之拿了起来,蓦然看见‘史馨萍’三个楷书大字,英五不禁一惊朝伴着自己回来的陈万望去,问道:“这个人来过我房间?”陈万只是摇头表示不知,但当他觑见那三字时不禁一愕,才恍然道:“原来是她来过了。”闻言,英五难以置信地盯着陈万,可以肯定陈万一定知道这个人物的存在,但为什么陈万会知道她呢?暗想着,英五一脸的迷惘不解地看着陈万,问道:“万,你认识她吗?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她的?为什么没听你提过呢?”“就在你预见简仪死亡的那时候认识的……也不算认识,只是一面之缘而已。鹦鹉,她可是个极其神秘的女孩,可以说深不可测!同时,她知道你拥有预知能力,你知道吗?”听毕陈万一言,英五随意地将那信搁在一边,匆匆打开病床旁的抽屉将自己收在里头的背包掎了出来。只觉得背包沉甸甸的,英五已稍微放心了。徐徐将之打开,取出了那用黄绸包裹的方盘状物,英五才松了口气道:“好险还在!要是不见了,我一定会被妈妈和姑奶奶骂死的!”“鹦鹉,这是什么?这与那史馨萍有关吗?”面对陈万的提问,英五点了点头将那东西收入背包中才答道:“这是我姑奶奶千叮万嘱要我尽早交给那史馨萍的东西!”说着,英五的目光已落在那封信上暗想:“史馨萍,你终于找来了!这东西究竟有什么作用,你能在我把它交给你时告诉我它的功用吗?”凝视着那老旧的信封,那清秀脱俗的楷书流露着她的本性,让人也感恬适与神秘。这天是五月二十八日星期二,万里蔚蓝无云晴。

原标题:橙光游戏再拍剧,《遇龙》这次能火吗?

,,贵州11选5


Powered by 浙江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